他山之石

您現在的位置是:主頁 > 他山之石 >

他們把青春融進祖國的山河

時間:  2019-12-11 10:33
 
 
  □ 劉戀 (西藏出入境邊防檢查總站日喀則邊境管理支隊)
 
  一提到亞熱,大家的第一印象是“亞熱帶季風氣候”?墒,位于祖國西南邊陲的亞熱邊境派出所,跟熱一點都沾不上邊。民警樂觀地說,我們這里一年有兩季,冬季和大約在冬季。亞熱邊境派出所所在的亞熱鄉是西藏日喀則市西線海拔最高、條件最艱苦的邊境鄉。
 
  從日喀則出發,穿過亞熱鄉,越過近一個小時無信號覆蓋的無人區,再撥開漫天的風雪,“孤島中的孤島”——亞熱邊境派出所突然就出現在眼前。就連少得可憐的游客,也只有在走錯路的情況下才會到達這里。這里海拔4800米以上,年平均氣溫不到5°C,年最低氣溫在零下37°C,距離中尼邊境8公里,距離拉薩900公里,距離首都北京4400公里。
 
  亞熱,不熱。但是亞熱邊境派出所的每一位小伙子心里都是熱騰騰的。2019年10月,亞熱邊境派出所被公安部榮記“集體一等功”,亞熱邊境派出所一下子成了派出所界的新晉“網紅”。雖然十月的亞熱大雪紛飛,但大伙兒心里卻是熱騰騰的。
 
  亞熱,不熱。但是亞熱邊境派出所的每一位小伙子都是熱情的。他們樸實好客,特別喜歡“有朋自遠方來”的感覺,因為這群平均年齡不到28歲的年輕人,渴望與外界的交流。亞熱的野狗、野兔,甚至偷吃糧食的老鼠都被起了名字,因為對于民警們來說,每一個“不速之客”都是排解寂寞的好伙伴。
 
  雖然孤獨,可“以所為家”卻是全所民警的真實寫照。盡管地處偏遠,條件艱苦,卻被這群年輕人過成了詩與遠方。
 
  練習書法,是派出所民警馬磊在亞熱的休閑娛樂方式。馬磊說,在亞熱堅守,需要一種精神的力量,練習書法可以讓自己靜下心來,激勵自己更好地堅守崗位;放飛無人機,是派出所民警劉亮在亞熱的休閑娛樂方式,劉亮說,玩無人機是心靈上的放飛,無人機是他的眼睛,可以帶他領略更美的亞熱風光;攀登高山,是派出所民警陳歆實的休閑娛樂方式,《追風箏的人》里說,飛蛾撲火是因為著魔,狼群爬山是為了尋找太陽?申愳嵪矚g爬山的原因著實簡單——為了鍛煉自己的體力和毅力以便更好地執勤巡邏;撿石頭,是時任教導員胡俊峰(已轉業)的休閑娛樂方式,在執勤巡邏的時候,他發現巡邏路上有很多很多“奇石”,便和大家一同不辭辛苦將石頭背回營區,大一點的刻上名言警句,寄情勵志。小的,擱在窗臺,賞心悅目。他還把撿來的石頭寄給遠方的親友,他笑稱這是“撿”來的快樂……
 
  熱愛生活的民警們想方設法種上各種可能的植物裝扮家園,2016年搬到了新修建的營房里,大伙兒的歸屬感更強了。用小推車一車一車往院子里推回沙土,撒上一層草種子,夏天來了,幾株泛綠的小草,足以讓民警們歡呼雀躍。種草成功了,他們又想種花。在平均氣溫不到5°C的室外種花極其困難,他們就把目光轉移到了陽光棚。這群盼望花開的“糙漢子們”每天堅持澆水、施肥、調節氣溫,花苗無法適應變化無常的天氣,他們就追著太陽一天給花苗挪七八次窩。吃完了的午餐肉罐頭,用壞了的臉盆,他們舍不得扔掉,在里面裝上泥土,埋上老家帶來的花種子,連同思念一起種了進去。功夫不負有心人,在他們的精心呵護下,種子發芽、小苗拔節、花骨朵冒出來、直到花開……種花成功了,他們又想種蔬果。趁著休假的機會,民警們紛紛從老家帶來蔬果種子,四川的辣椒,新疆的玉米,山東的西紅柿……反復試種、屢死屢種,民警們沒有打“退堂鼓”,多次咨詢專家,反復探索試驗。終于奇跡出現了,蔬果們陸續掛果、成熟……常人都難以想象到:在民警們的努力下,如今西瓜、草莓、香瓜、梨都在亞熱安了家……就這樣,慢慢的,這個“孤島中的孤島”就有了家的味道,這個寂寞空曠的雪域邊關處處都洋溢著滿滿的青春活力。
 
  亞熱,不熱。但亞熱邊境派出所的每一位小伙子都被高原的紫外線曬出了黑里透紅的標記,看上去憨厚樸實、敏捷干練,卻又不乏血性和虎氣。
 
  “來了、留下、堅守、擔當”這一組關鍵詞是派出所民警陳歆實的真實寫照。“我是2017年來派出所的,那時候恰逢黨的十九大安保期間,我們派出所8名同志都上桑堆拉執勤點了,當時條件非常艱苦,沒水沒電沒信號,我們8個人在一個帳篷里打地鋪,白天我們執勤巡邏,晚上我們一起躲在被窩里聊天,這是我記憶最深處的亞熱時光。”陳歆實感悟道。
 
  我們問他,苦嗎?陳歆實張著烏黑皸裂的嘴唇,露出燦爛的笑容:“不苦!你們的采訪會上網絡嗎?那選一張我側面的照片啊,嘻嘻,這樣顯得我的發際線沒那么高……”
 
  “3年、自學、無悔”這一組關鍵詞是派出所民警馬磊的真實寫照。“我來亞熱整整3年了,我大學是漢語言文學專業的,因為工作原因,我自學拿到了通信技術專業中級職稱,負責我們所里所有的技防設備。”馬磊用樸實的陜西口音,輕描淡寫地描述自己的工作,卻震撼了我們在場的每一個人。
 
  “最早來這里的時候,沒有電,沒有網。晚上無聊的我們就整夜整夜的聊天。有時候心煩,甚至會隨便找棵樹說話,F在好多了,有太陽能發電,這地兒呆著舒服!”馬磊是這樣笑著跟我們說的,可好幾次,他的新婚妻子想來看看,都被他婉言拒絕了。他給遠在蘭州工作的妻子說,我們這里山清水秀,海拔3000多米,一點也不苦。說起工作,亞熱所的每一個人都興致盎然。聊起家人,亞熱所的每一個人都黯然神傷。
 
  在亞熱,諸如此類的故事還有很多很多,榮譽的背后是全所民警凝聚智慧、忠誠履職的真實體現和生動詮釋。亞熱,不熱?擅窬瘋冎艺\堅守的故事卻讓在場的每一個人都熱淚盈眶。亞熱,不熱。民警們卻很熱。熱,是每一個人對工作投入的熱情;熱,是每一個人對祖國的熱愛。一說起要出任務,每個人都能迸發出無比的能量,從18號界樁到32號界樁幾十公里的風雪山路,他們不知道走了多少次,哪兒有溝,哪兒有彎,哪兒有暗冰,他們比誰都清楚。但無論走了多少次,每一次的出發都是全新的出發,每一次的巡邏都充滿了激情與熱血……
 
  就在我們上車離開的時候,廣袤的雪野上,又亮起了唯一的燈光。我的耳畔邊不自覺的響起了這首歌:“我把青春融進,融進祖國的山河。山知道我,江河知道我。祖國不會忘記,不會忘記我……”
 
 
來源:法制日報
責任編輯:馬 靜
浙江快乐12开奖分析 pc蛋蛋在线预测 股票分析软件哪个是免费的 浙江11选五基本走势图表 幸运农场水果版app 秒速赛车计划网页版 北京11选5前三走势图 泳坛夺金481中奖规则 何为蓝筹股 白小姐精选一肖中特 快乐8开奖查询